慕辛

墙头太多,基本不挑食
爱爬墙,动漫、小说、影视、游戏、真人CP都吃
竹马竹马最爱

[豪洛]诱惑

雷洛实在太让人蠢蠢欲动了


    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上床了。
    雷洛点了根烟,倚在墙上。他刚洗完澡,没有抹发胶,头发松散着,多了几分柔情。
    阿豪没有说话,看着他吸完烟,摁灭烟头,随手扔到烟灰缸里。看着他冲他笑了笑,穿上风衣准备离开。
    "雷洛!"阿豪突然叫住他。
    雷洛愣了一下,他这个床伴事后几乎没说过话。
    "怎么了阿豪?"他笑着问。
    阿豪心里一痛,但他还是说:"你以后别来了,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这样的。"
     雷洛愣了一下,但他很快说:"哦,好啊,我知道了。"他甚至还挂着那副笑。
     门关上了。因为阿豪腿不好,雷洛从不让他送他。
     阿豪看着烟灰缸里的烟屁股,一拳狠狠击在床上。
     谁会猜到一开始是雷洛引诱了他呢?
     那天他们喝完酒,雷洛突然把他扑倒在沙发上,一边解扣子一边吻他。
     但是阿豪就没有错了吗?
     他回吻了雷洛。然后他们滚在一起,直到今天。
     阿豪知道,自己早就沦陷了。从雷洛救他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再也离不开这个人。但是,雷洛不应该吻他,他的吻给了他奢望。
     是阿豪太贪心了。
     雷洛真的没有再来。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但再也没有逾矩的举动。
      阿豪知道,自己该死心了。
      但是他做不到。
      又是两个人在一起喝酒,这一次阿豪先吻了雷洛。
     "这一次是你先开始的。"雷洛捧着他的脸说,"伍世豪,这次不是我了。"
      阿豪看着他的眼睛,他见过他的各种模样,但这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表情。
      是啊,雷洛怎么会是那么随便的人。他明白雷洛在等一个答案,一个他们已经心知肚明的答案。
      阿豪没有回答,只是狠狠吻上他。他们像两头猛兽,彼此撕咬,在对方身上留下彼此的气息。
      所以根本没有谁诱惑谁。
      他们的彼此吸引,他们本就注定如此。
      一直到最后,他们都没有说那三个字,因为他们明白,他们的命运早就扭结在一起,他们的灵魂早就密不可分,他们的名字世世代代永远排列在一起。他们是雷洛与伍世豪。

彼得有个愿望

蜘蛛侠和战衣姐姐的CP
OOC

    托尼最近很烦燥,睡衣宝宝突然到处追着他问能不能把战衣实体化,开玩笑,要是能实体化,他早就把星期五和MK系列变成人了。不过看到彼得失落的眼神,托尼没有忍心直接拒绝他,而是让他去问问班纳。
    班纳最近很烦躁,蜘蛛侠突然问他能不能把战衣实体化。纽约好邻居的话痨程度可不是一般,并且他能出现在任何地方。比如说卫生间的天花板,浩克都差点被吓出来。班纳博士很想告诉他现在还办不到,不过看到他期待的眼神,还是让他去问问幻视。毕竟幻视的前身和战衣一个爸爸。
    旺达最近很烦躁,她正与幻视享受二人时光,彼得突然出现在窗户上,然后以炽热的眼神看着拥有实体的幻视,她都要以为对方有什么疯狂的想法。幻视告诉彼得他是因为宝石才拥有实体。彼得失落地道谢,转身离开。旺达有点不忍心,告诉他可以去找一下奇异博士,毕竟他有个有趣的斗篷。科学解决不了的事情或许魔法有办法。
     彼得去找了奇异博士。但事实证明科技和魔法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彼得离开了。
     在路上凯伦问他:"你为什么要让我实体化?"
     彼得的脸红了:"我想和你在一起,并肩战斗。"
     凯伦没有回答,或许这个问题对她而言太过复杂。
     彼得有些伤心,他其实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愿望太过疯狂。但在一次次出生入死间,对于这件战衣,不,他更愿叫她凯伦,彼得早已产生了别的感情。
    突然凯伦说:"彼得,无论是否拥有实体,我都与你在一起。"
    依旧是机械化的声音,但彼得总觉得听到了温柔的语气。
    彼得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
    他有点羞涩,说:"嘿嘿,我们这算不算亲密接触啊?"
    话音刚落,蛛网发射器就自动射出张网,把伟大的蜘蛛侠糊到了墙壁上。
    "凯伦,战衣姐姐,我错了!"
     啊,今夜的纽约真平静。

[铁椒]泪水

    死寂的泰坦星。
    Tony无助地坐在地上,他的身上似乎还残留着Peter的体温。他终究还是失败了,他红了眼眶,拼命抑制住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
    在奇异博士向灭霸交出时间宝石的时候,他便就隐隐有了猜测,只是为什么是他,他何德何能可以成为拯救世界的关键?他只是一个,连一个孩子都保护不了,再三伤害爱自己女人的男人罢了。
    星云离开了一会又回来。
    "一个好消息。"她说,"星爵的飞船还完好无损。我们可以用它离开泰坦星。并且上面还有些药物,可以治疗一下你的伤口。"
    Tony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这个世界还需要他来拯救,当务之急是先回到地球联系上复仇者们,虽然他们已经散伙了。还有Pepper,他再一次伤害了的Pepper。他真是这世间最不称职的丈夫。但是地球怎么样了?她是不是也像Peter那样化作飞灰。Tony不敢想。
    回地球的路上,Tony脑子里乱糟糟的。悲伤早已被压抑住,他设想了一个又一个计划,但到最后他都是想到Pepper。
    只有在Pepper面前,他不再是拯救世界的钢铁侠,也不再是人生赢家Tony Stark,他只是一个劣迹斑斑,极度缺爱的普通男人,对他而言,Petter就是他的反应堆,维持他心脏的跳动。他不能失去她。Tony Stark不能失去她。
    回到地球时一片混乱。整个社会失去了秩序陷入了瘫痪。Tony 看着仅存的复仇者,悲伤又溢满了心头。
    "Tony!"一声熟悉的叫喊。
    他猛地睁大眼睛,她还活着,上帝保佑,她还活着。
    他们抱在一起,Pepper哭了,这个坚强的女人再三为他留下泪水。"对不起。"他不断重复着这句话,这一刻他丧失了所有的语言功能。
    Pepper挤出一个笑,她替他擦去脸上的泪水,轻轻推开他:"不要哭了,钢铁侠该去拯救世界了!我在这里等你回来。"她努力维持笑脸。
    这一瞬间,Tony只想做Tony Stark,Pepper的Tony Stark。
    但他是钢铁侠。



    后来他又一次拯救了世界,他终于脱下一身战甲,Pepper抱着刚出生的摩根笑着看着他。他突然发现Pepper多了很多皱纹,他又看向镜子,他自己也已是两鬓斑白。
   

错字(空白无差)

    从大唐回日本后,空海越来越喜欢书法。
    空海写得一手好字,特别是草书。 他归国前,去了一次白居易的家里,墙上依旧挂满了纸,但这次上面不再是贵妃,而是他的诗。白居易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然后又倒了一杯。他难得地不说话,空海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一杯接一杯地喝。
    窗外下起了雨,起了风,夹带着泥土与青草的气息。
    "你们和尚真的有感情吗?"白居易突然问。
    "佛家最讲慈悲,无感情如何慈悲?"
    白居易看着他,笑了起来:"对,你说得对,你们爱这世间万物,爱这芸芸众生,但是空海,你们会爱一个人吗?"
    空海不答,这次他的嘴角不再微微上翘。
    "爱与悲悯并非一物。"白居易叹息道,"我曾追寻贵妃倩影多年,自以为早已明白爱为何物,但时至今日才明白,爱是妄念,爱是执迷。"
    "阿弥陀佛"空海轻念佛号。
    "空海你懂爱吗?"白居易再次问道。
    空海却避而不谈,拿起了桌上的笔,蘸了蘸墨说:"乐天,我为你写幅字吧。"
    白居易有些恼了:"我这墙上全是你的字,不需要!"
    空海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摊开纸,写了四句诗。
    白居易耐不住好奇,探头看去: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是他的《赋得古原草送别》。
    一瞬间,离情别绪溢满胸腔,加上酒意,竟感到眼眶发涩,他本就是如此感性。这本是他科举考试时写的应试诗,没想到今时今日应了景。
    写完这四句,空海却没再继续写下去。他提上空海的名字,却连诗的题目都没写,更别说白居易了。他环顾一圈,找到房间里最显眼的地方,把诗贴了上去。
    "空海,你这首诗还没默完呢,后面还有!"白居易一头雾水,连忙阻止道。
    "不,这就是我想写给你的。乐天。"空海看着他,笑着说道。
     "你这和尚。诶,你怎么还错了个字?你这礼物也太敷衍了吧!算了算了,你都贴上了,就这样吧。"
    那是空海写给白居易的最后一幅字 。
    后来他成了名冠日本的大师,他的字也是千金难求,他喜欢写唐诗,尤其是白居易的诗,但他从没送过人 。
    又一次一个信徒问他:"弘法大师,何为爱?"
    他的眼中起了一丝涟漪:"有人曾说过爱是妄念,爱是执迷。但我认为爱是慈悲,我佛慈悲。"
    信徒又问他:"大师你可曾写过错字?"
    "当然写过。"他说。
    信徒大悟道:"原来弘法大师也会写错字,这世间果真没有完美无暇的人。"
    他笑而不言。
    他当然也写过错字,那也是他一生中唯一的错字,他也有妄念,他也有执迷,而这妄念与执迷正如古原上的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注:日本有句谚语,弘法的笔也会出错,意为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弘法即空海。对佛家没有研究,全是瞎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