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辛

常进冷圈
墙头太多,基本不挑食
爱爬墙,动漫、小说、影视、游戏、真人CP都吃
竹马竹马最爱

【铁椒】太空垃圾

看预告后的产物,全是私设

OOC

排版好奇怪啊,怎么改都不对......难道是我手机的问题?






Pepper从噩梦中醒来。

这是Tony失踪的第七天,在这七天里,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

的变化。

一半的人口化成灰烬消失,即使是超级英雄也没有逃过。社

会秩序崩塌,而众多超级英雄的牺牲更是为未来染上了阴影

。没有人知道正确的道路在何方。

Pepper这七天里不眠不休,她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Tony的

踪迹,史塔克工业的所有卫星一遍一遍向宇宙深处发送信号

,但是却都石沉大海,杳无踪迹。

在这段日子里,Pepper陆陆续续见到了美队等人,还有那个

带Tony离开的法师的同伙,不仅Tony,法师和那个孩子都没

有回来。

她和其他人一次次交换信息,但是没有一个好消息。

直到Pepper由于过度紧张昏倒,被Natasha送回家她才得以

休息。但是这个难得的休息却被噩梦打碎了。

Pepper梦到自己来到了宇宙,周围全是浩瀚的星云,奇形怪

状的星球在她面前旋转。她惊奇地行走在其中。就在她想伸

手触摸那些星球时,那些星云突然化作巨大的黑洞,迅速吞

噬眼前的一切。

星云也罢,星球也罢,都被引力扭曲吸引,甚至黑洞还吸引

来远处的一堆太空垃圾。Pepper看到了飞船的残骸,还有一

些盔甲一类的东西。

Pepper害怕地抱住了面前的一颗星球,看着原本美丽的宇宙

支离破碎。这时她突然看到一个被金红色碎片包裹着的人影

,被黑洞巨大的引力牵引,不断转向黑洞。

Pepper认出来那就是Tony。她想去救他,但是动不得丝毫。

Pepper大叫:“不,Tony,不要去!”

然后她醒了。

Pepper急促地喘着气,凌晨的星光从天窗中温柔地洒在了她

的身上。她摸了一下额头,发现全是冷汗。

Pepper呆呆地看着星空,眼泪一滴滴流了下来。

这是Tony失踪后她第一次流泪。

“Potts女士,下面我为您播放Sir的留言。”

Pepper是被星期五叫醒的,她哭累了,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她睁开眼睛,发现天早已大亮。

星期五一遍遍重复刚才的信息。

等她听清星期五的话,猛地清醒了过来:“你说什么?”

“Sir之前设定,一旦他失踪一周,我就为您播放下面这条录

像。”星期五说。

Pepper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她的嘴唇颤抖:“好。”

“Pepper,”星期五打开了投影,Tony站在他的工具台后面,

穿着他那件永远不干净的工字背心,“当你看到这段录像时

,我应该已经消失一周了。虽然这样说很不吉利,但是以防

万一,我还是录下了这一条。

他竟然露出几分局促:“我原本发誓不再让你为我担心,但

是我又让你失望了。该死,我希望一辈子都不会用上这条录

像。我的遗嘱放在了左边第三个抽屉的文件夹里,没想到我

也有立遗嘱的一天,你说我是不是有点丈夫的样子了。对了

,我还在仓库里藏了一件送给你的礼物,但是我希望你永远

用不上,密码是你常用的那个。也就这些了,真不知道我录

这个的意义在哪里。”

说完这句话,Tony就埋下头接着修理机器,但是Pepper清楚地看到,他的手微微颤抖。

过了一分钟,Tony抬起了头,他看向虚空中的Pepper:“还

有,我爱你。”

录像结束了。

Pepper原本以为自己会哭,但她一滴泪都没流出来,她的头

脑在这一瞬间无比清醒。

她直接披上外衣走向仓库,输入了密码,舱门打开,一件紫

色的美丽战衣呈现在她面前。

这就是Tony留给她的礼物。他无法保护自己的女人了,就只

好让自己的造物来保护她。

她伸出手抚摸战衣冰冷的表面,似乎还能感受到制造者的余

温。

她闭上了眼睛,将脸颊贴在上面,低声说道:“Tony Stark,

我还没找你算帐,你可要好好活着。”





而此时无垠的宇宙中,失去动力的飞船里,Tony对着破旧的

战甲录下了自己的遗言。

完蛋的乔纳森

*沙雕文,ooc

*自己的作业应该自己做




我是乔纳森·肯特,我觉得自己完蛋了。


今天我被留堂了,我的妈妈露易丝女士也被叫了过来。与我在一起的还有我的搭档,比我大但比我矮的罗宾达米安。当然他现在躲在窗户外面看我的笑话。


我妈妈她要走进来了,她的高跟鞋的的声音我从一公里外就听到了,我第一次如此痛恨我的超级听力。


至于达米安,天,他怎么还有心思吹泡泡!


“老师,请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妈妈的声音响起来了,我竟然打了个哆嗦。


“肯特夫人,我想我有必要和您讨论一下您儿子的教育问题。”


老师拿起来了我的作业本,递给了我妈妈。


我妈妈翻看了一遍,脸上出现疑惑的神情:“这是乔纳森的作业?你们现在教授如此复杂的知识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肯特夫人,我们完全没有教授这样的知识,这种解题方法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课堂教学内容,并且根据我教授小肯特先生的经验,他并没有掌握这种方法。”


“您的意思是--”


我听到我妈妈吸了一口凉气。


“这不是他自己写的作业?!”


老师摊了摊手。


我妈妈看向了我,谁来救救我!窗户外面的达米安竟然在笑,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


“老师,请您放心,我和他爸爸会好好教育教育他的。”我妈妈微笑着说。


啊,我松了一口气,看来妈妈也不是特别生气嘛。诶,等等,我为什么悬空了?什么,我妈妈揪着我的衣服把我提起来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被我妈妈提着走出学校的,我也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我只记得达米安惊讶的表情,和从他嘴里掉出来糊在窗户上的泡泡糖,希望他记得弄掉。


“OK,现在我们可以讨论一下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妈的声音把我打回了现实,她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我的作业本——万恶之源。


“额,对不起妈妈,我不应该让别人帮我写作业。”这种时候,道歉总是没错的,我可不想被我爸爸打屁股。


“那么,你的共犯是谁?”


虽然达米安对我幸灾乐祸,但是我不能把他供出来。我闭紧了嘴巴,摇了摇头。


我妈妈的眼睛眯了起来:“看来你想告诉你爸爸了?”


“不,我不想!”我下意识地喊道,至少我妈不会给我氪星人的爱的教育。


“那么是谁?”


我该怎么回答?我灵机一动:“我是从网络上查到的, 那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做......”


“嗯?这样啊,我知道了。”我妈妈说。


我松了一口气,看来蒙混过关了。


“但是为什么做这道题的笔迹和你的不一样呢?乔纳森·肯特?”


“?”


我妈妈把作业扔给我,我翻到那一页,十分疑惑,这不是和我的字迹一样吗?


“你的字并不是这样的。”我妈妈指着上面的字母,“这儿和这儿,都不是你的写字习惯。”


“这个,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达米安之前不是再三保证他模仿的笔迹谁也认不出来吗?快把我的汉堡吐出来!我还被他吐槽了一晚的字难看!


这时我爸回来了,他还穿着他的制服,一看就正义凛然,我觉得自己的屁股隐隐作痛。


“怎么了,露易丝?”


“克拉克,你应该和你的搭档谈论一下教育问题,达米安帮乔写作业。”


“?”我没有招供啊!


我爸皱着眉看了我一眼,我都要怀疑他要对我发射热视线了,不过他只是点点头拿起来手机。


趁着爸妈不注意我迅速溜回卧室,拿出手机,我要告诉达米安这件事。但是我掏出手机却发现屏幕上一个框框挡住了我和达米安的脸:“无信号”,我的电话卡被我妈妈拔掉了,网络也被断掉了!


我妈妈走到门口,手里拿着那张小小的卡片:“今天我收到你的话费单,你的通话费用太高了,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整晚都在和你的好朋友聊天,我认为你们之间应该冷静一下。对了,今晚你被禁足了。”她说完就关上我的门离开了。


我听到我爸在给蝙蝠侠打电话,我知道我要完蛋了,但是令我开心的是达米安估计也要完蛋了。

(劳伦斯x琳娜)恶犬

虽然我不喜欢琳娜,但是劳伦斯还是很有感觉的。
依旧私设满满。


劳伦斯知道别人怎么说自己的:“琳娜的一条狗。”他不止一次从别的夫人小姐,甚至从乔卡瑟尔家仆人的口中听到,但是他不在乎。因为他们说的就是事实,因为他就是琳娜的狗,他心甘情愿。
劳伦斯出生于贫民窟,在他的幼年时期他就失去了父母,饥寒交迫,穷困潦倒,只有一条狗陪伴着他。那条狗十分凶恶,见谁咬谁,却对他忠心耿耿,在乌黑泥泞的贫民窟,他就靠着那条恶犬活了下来,但是那条狗最后还是被人打死了,而他也被打死狗的人带到了上流社会成为了一名仆人。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他来自贫民窟,再也没有人知道他曾有过一条恶犬。
琳娜是他贴身服侍的第一个主人。
琳娜被接来的那天下起了雪,她瘦弱的身躯几乎被厚厚的裘衣埋没,她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无措,像一只奶猫,劳伦斯看见她时就像看到了自己。
仆人最重要的是忠心,这是劳伦斯一直被教导的,所以在看到琳娜的那一瞬间,他就立下了誓言,他不在乎琳娜是不是私生女,他不在乎琳娜是不是不得女爵的喜欢,他只知道这是他要侍奉一生的主人。
贴身男仆与普通男仆不一样,他们更像是主人的私产,不出意外,琳娜结婚之后他也可以到新的家庭继续侍奉琳娜。从被指定为琳娜贴身男仆的那一瞬间开始,他就注定是琳娜的忠犬。
但是忠犬是怎样变成恶犬的呢?
刚到乔卡瑟尔家的琳娜,是规矩且拘谨的,劳伦斯亲眼看到她想尽办法去讨女爵和冈萨洛的欢心,但是换来的是各种冷漠与无视。劳伦斯无数次看到夜深人静时琳娜藏在卧室里默默流泪。他再一次想到了当年的自己,想到了那条被人遗忘的恶犬。
不知何时起琳娜变了,她终于认清了现实,明白自己不过是一个低贱的私生女,她不再小心翼翼,不再曲意逢迎,她变得张狂,肆意妄为,言辞锋利。但劳伦斯知道,她只是渴望被重视,渴望被承认。
他感受到心痛。
于是他决心做一只恶犬,琳娜的敌人就是他的敌人,他不在乎对方身份如何,他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打死,被人遗忘。他只为保护琳娜。
他甘心做一只恶犬,但他却又不甘心只做一只恶犬。
琳娜越来越频繁地接触来自狮心公国的巴巴柳丝,看着缠在巴巴柳丝身旁的琳娜,他感到无穷的失落。他感到惶恐,他只是一只恶犬,他怎么配思慕自己的主人。他无比清晰地知道,像星辰一样美丽的琳娜小姐,金光闪闪的巴巴柳丝的确是个好选择。但是站在人群之外时,他仍是暗暗心痛。
但他不敢去想别的可能,他不敢产生任何妄想,他不停告诉自己:“我只是一只恶犬。”

(冈伦)欲望与意志

游戏剧情没打完,充满私设。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身为乔卡瑟尔家的次子,冈萨洛的命运似乎早已注定。他理应在舞会上寻得一名美丽高贵的贵族淑女,结婚生子,相敬如宾。
但是他没有。
与母亲乔卡瑟尔女爵不同,他从小就充满了反叛精神。他不愿被束缚于种种规矩下,他渴望自由。
从很久之前他就是凡瑟尔的“异类”,他热衷时尚,比起淑女的美貌他更在意她们的着装,他甚至要与女人比一下魅力。但是那时他还是很收敛的,女爵也只是觉得自己的儿子有点自恋,如果遇到合适的淑女就会变好。她没有在意,相反,那个母亲不愿意看到自己儿子大放光彩呢?
冈萨洛就这样成长起来。
青春期时他也有过茫然,他发现自己对女孩子没有兴趣,但是对男孩他也没有。后来他想明白了,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帮母亲支撑起乔卡瑟尔家族,不需要再多出一个人。
但是那一日他明白了。
凡瑟尔有不少贵族加入警备队,但华丽如他是不可能参加的,他也曾听其他人谈论过警备队和那个年轻的“平民英雄”阿伦,但他并未放在心上。直到那一天,苏拉来势汹汹,连警备队都难以应付,身为男子汉,法师冈萨洛踏上了战场。前往战场前他特意穿上最华丽的袍子,最华丽的法杖,最华丽的靴子,总而言之闪闪发光上了战场。但是战场又不是舞会,缺乏实战经验的冈萨洛立即陷入苏拉群中,华丽的袍子被划破,法杖上的宝石被摔碎,靴子上的配饰也无影无踪,冈萨洛狼狈到了极点。
就像所有小说中写的那样,在他处于人生最低谷时,他的真命天子出现了。一个一头栗色短发,穿着蓝色警备服的青年冲过来保护了他,打退了进攻的苏拉,救下了他。冈萨洛在不久前见过这个人,警备队的阿伦,一个平民。
“你没事吧?”对方问。
“没事,多谢。”不用照镜子冈萨洛也知道自己有多么狼狈,他只想赶快回去,并且祈祷那些损友没有看到自己的模样。
“那么就继续战斗吧!”阿伦笑着说,他露出来一口白牙,笑容比最奢华的钻石还耀眼。
冈萨洛愣了,圣女在上,他一点都不想再待下去了!但是不知为什么,看着对面的阿伦,拒绝的话全部被堵在了嘴里,变成了:“好。”
冈萨洛的实力并不弱,只是缺少经验,阿伦有意无意地引导着他,冈萨洛很快就熟练起来,甚至还帮阿伦化解了一次危机。
一天的战斗结束,冈萨洛高兴地与阿伦告别,阿伦却叫住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蓝宝石:“这是你掉的吗?”
正是冈萨洛法杖上的装饰品之一。
“我注意到你的法杖上丢了些东西,但战场太混乱了,只找到这个。”阿伦有些不好意思,“总而言之,谢谢你来帮我。”
他大概不知道该怎么和贵族打招呼,局促不安,冈萨洛甚至看到他脸上泛起红色。
“谢谢,下次需要帮忙尽管来找我,乔卡瑟尔的大门永远为阿伦你敞开。”不知不觉,冈萨洛对于阿伦也以“你”相称。
回去之后,女爵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冈萨洛你没受伤吧?下次不要再参加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不!”冈萨洛义正严辞地拒绝,“母亲,身为乔卡瑟尔未来的家主,我要保护凡瑟尔。”
女爵又欣慰又心疼地看着冈萨洛,她却并不知道这只是托词。
至于真正的原因?
第二天冈萨洛就又打扮地漂漂亮亮地去了警备队。站在警备队门口,无比风骚地问:“请问阿伦先生在吗?”
自打昨日与阿伦分别后,冈萨洛就发觉自己的脑子里全是阿伦,这个与他所接触过的人都不同的男性,他勇敢却又率真的可爱。一想到阿伦,冈萨洛的心跳就会加快,连夜晚的梦里都有他的存在。
冈萨洛不傻,他明白自己爱上了对方,只花了一天的时间。
他也决定一雪前耻,他要以最华丽最完美的姿态站在阿伦面前,他要将阿伦保护在自己的披风之下,有朝一日,他更要让阿伦冠上他们家的姓氏。
欲望中诞生了意志,而意志将助他得偿所愿。

(冈伦冈)嫉妒

冈萨洛的眼睛都红了。
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嫉妒,嫉妒舞池中和阿伦起舞的那位破落贵族家的小姐,玛格达。要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劲才和阿伦出现在同一个舞会上,但是话还没说上一句,阿伦就被各种狂蜂浪蝶拉走了。
冈萨洛气愤地看着舞池中的阿伦,他努力忽视与阿伦共舞的埃伦斯坦,以至于没看到玛格达异样的眼神。
“冈萨洛......”女爵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有听到。
乔卡瑟尔女爵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儿子,其他地方都好,就是一碰上警备队的那个小子就藏不住表情,她可不想明天整个凡瑟尔飘着着关于乔卡瑟尔家的流言,于是她只好抬大音量:“冈萨洛!”
冈萨洛猛地回过神:“母亲,有什么吩咐吗?”
女爵扯出一个笑容:“你不要老在这里陪我,年轻人去和淑女们起舞吧!”
冈萨洛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随便找了一位淑女走上舞池。
舞蹈开始,冈萨洛就不断用余光寻找阿伦,阿伦一个人站在角落,阿伦在收拾点心,阿伦有些窘迫,自己要不要去拉他透透气……阿伦又和埃伦斯坦家的玛格达站在一起!
“嘶!”冈萨洛对面的淑女轻轻叫了一声,原来冈萨洛心慌意乱之下不慎踩了她一脚。
冈萨洛连忙道歉,心不在焉地跳完了这支舞。
一曲终,冈萨洛迫不及待去找阿伦,却被人不着痕迹挡住了,又是玛格达。
冈萨洛不是傻子,他早就注意到阿伦和对面这个人跳舞时流露出最多的笑容,还有对待她不同的态度。冈萨洛气愤她,嫉妒她,也害怕她,他怕对方抢走阿伦,但他其实也不知该怎么做。
冈萨洛注意到不少目光投在这里,他只好邀请自己的“情敌”去跳舞。
音乐开始,冈萨洛不由自主透过人群的缝隙找阿伦。
“冈萨洛先生是在找阿伦先生吗?”玛格达突然问。
猛地被戳破心思,冈萨洛顿时有几分慌乱,想狡辩几句,但是玛格达淡定地扔出一个炸弹:“说起阿伦先生,我前些日子还收到他的一封信呢。”
“信?什么信?”冈萨洛心跳如鼓,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急忙问。
“就是绅士写给淑女的那种信啊。”玛格达微笑着说,似乎还有一点羞涩。
一瞬间冈萨洛心跳停止了。
“冈萨洛先生,您的步伐乱了。”玛格达善意地提醒道。
冈萨洛感到一阵晕眩,他只想冲出去去找阿伦,但是理智阻止了他,再说,本来就是他对阿伦一厢情愿。
“是吗?”他压下心头的嫉妒,苦涩地说,“恭喜埃伦斯坦小姐,埃伦斯坦小姐的魅力我们有目共睹。”
“冈萨洛先生,您想到哪里去了?”玛格达惊讶地说,“我们只是朋友间的信件罢了,您不也曾给我写过吗?”
冈萨洛懵了。
“您喜欢阿伦先生不是吗?”玛格达抛出一记直球。
冈萨洛今晚简直是中了风系魔法,被抛上抛下。他直视玛格达,想看出些什么,但是没有,对方的蓝眼睛里一片清澈。
“阿伦先生不知道吧?”
“您嫉妒我对吗?嫉妒我与阿伦先生起舞,嫉妒一切与阿伦先生起舞的小姐们。您也在害怕吧?害怕哪一天阿伦先生牵着某位小姐的手。”
最深处的秘密被人道破,冈萨洛心乱如麻,不知如何回答。
“我能理解您不敢说的心情,但是冈萨洛先生,与其嫉妒我,为何不与阿伦先生跳支舞呢?您不去做,他如何明白呢?”
“哪有男人与男人跳舞这种说法?”冈萨洛苦笑,他又不是没有想过。
“凡事都要有开始不是吗?再说我们女士们可以一起跳舞,男士当然也可以啦。”玛格达笑着说。
冈萨洛愣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结束舞蹈,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站在阿伦面前的。
但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阿伦,要不要和我跳支舞?”
哪怕是拒绝也无所谓,自己总要行动起来,相信有一天阿伦会明白自己的心意,一切就从这支舞开始吧。
冈萨洛想。

[豪洛]诱惑

雷洛实在太让人蠢蠢欲动了


    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上床了。
    雷洛点了根烟,倚在墙上。他刚洗完澡,没有抹发胶,头发松散着,多了几分柔情。
    阿豪没有说话,看着他吸完烟,摁灭烟头,随手扔到烟灰缸里。看着他冲他笑了笑,穿上风衣准备离开。
    "雷洛!"阿豪突然叫住他。
    雷洛愣了一下,他这个床伴事后几乎没说过话。
    "怎么了阿豪?"他笑着问。
    阿豪心里一痛,但他还是说:"你以后别来了,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这样的。"
     雷洛愣了一下,但他很快说:"哦,好啊,我知道了。"他甚至还挂着那副笑。
     门关上了。因为阿豪腿不好,雷洛从不让他送他。
     阿豪看着烟灰缸里的烟屁股,一拳狠狠击在床上。
     谁会猜到一开始是雷洛引诱了他呢?
     那天他们喝完酒,雷洛突然把他扑倒在沙发上,一边解扣子一边吻他。
     但是阿豪就没有错了吗?
     他回吻了雷洛。然后他们滚在一起,直到今天。
     阿豪知道,自己早就沦陷了。从雷洛救他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再也离不开这个人。但是,雷洛不应该吻他,他的吻给了他奢望。
     是阿豪太贪心了。
     雷洛真的没有再来。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但再也没有逾矩的举动。
      阿豪知道,自己该死心了。
      但是他做不到。
      又是两个人在一起喝酒,这一次阿豪先吻了雷洛。
     "这一次是你先开始的。"雷洛捧着他的脸说,"伍世豪,这次不是我了。"
      阿豪看着他的眼睛,他见过他的各种模样,但这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表情。
      是啊,雷洛怎么会是那么随便的人。他明白雷洛在等一个答案,一个他们已经心知肚明的答案。
      阿豪没有回答,只是狠狠吻上他。他们像两头猛兽,彼此撕咬,在对方身上留下彼此的气息。
      所以根本没有谁诱惑谁。
      他们的彼此吸引,他们本就注定如此。
      一直到最后,他们都没有说那三个字,因为他们明白,他们的命运早就扭结在一起,他们的灵魂早就密不可分,他们的名字世世代代永远排列在一起。他们是雷洛与伍世豪。

彼得有个愿望

蜘蛛侠和战衣姐姐的CP
OOC

    托尼最近很烦燥,睡衣宝宝突然到处追着他问能不能把战衣实体化,开玩笑,要是能实体化,他早就把星期五和MK系列变成人了。不过看到彼得失落的眼神,托尼没有忍心直接拒绝他,而是让他去问问班纳。
    班纳最近很烦躁,蜘蛛侠突然问他能不能把战衣实体化。纽约好邻居的话痨程度可不是一般,并且他能出现在任何地方。比如说卫生间的天花板,浩克都差点被吓出来。班纳博士很想告诉他现在还办不到,不过看到他期待的眼神,还是让他去问问幻视。毕竟幻视的前身和战衣一个爸爸。
    旺达最近很烦躁,她正与幻视享受二人时光,彼得突然出现在窗户上,然后以炽热的眼神看着拥有实体的幻视,她都要以为对方有什么疯狂的想法。幻视告诉彼得他是因为宝石才拥有实体。彼得失落地道谢,转身离开。旺达有点不忍心,告诉他可以去找一下奇异博士,毕竟他有个有趣的斗篷。科学解决不了的事情或许魔法有办法。
     彼得去找了奇异博士。但事实证明科技和魔法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彼得离开了。
     在路上凯伦问他:"你为什么要让我实体化?"
     彼得的脸红了:"我想和你在一起,并肩战斗。"
     凯伦没有回答,或许这个问题对她而言太过复杂。
     彼得有些伤心,他其实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愿望太过疯狂。但在一次次出生入死间,对于这件战衣,不,他更愿叫她凯伦,彼得早已产生了别的感情。
    突然凯伦说:"彼得,无论是否拥有实体,我都与你在一起。"
    依旧是机械化的声音,但彼得总觉得听到了温柔的语气。
    彼得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
    他有点羞涩,说:"嘿嘿,我们这算不算亲密接触啊?"
    话音刚落,蛛网发射器就自动射出张网,把伟大的蜘蛛侠糊到了墙壁上。
    "凯伦,战衣姐姐,我错了!"
     啊,今夜的纽约真平静。

[铁椒]泪水

    死寂的泰坦星。
    Tony无助地坐在地上,他的身上似乎还残留着Peter的体温。他终究还是失败了,他红了眼眶,拼命抑制住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
    在奇异博士向灭霸交出时间宝石的时候,他便就隐隐有了猜测,只是为什么是他,他何德何能可以成为拯救世界的关键?他只是一个,连一个孩子都保护不了,再三伤害爱自己女人的男人罢了。
    星云离开了一会又回来。
    "一个好消息。"她说,"星爵的飞船还完好无损。我们可以用它离开泰坦星。并且上面还有些药物,可以治疗一下你的伤口。"
    Tony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这个世界还需要他来拯救,当务之急是先回到地球联系上复仇者们,虽然他们已经散伙了。还有Pepper,他再一次伤害了的Pepper。他真是这世间最不称职的丈夫。但是地球怎么样了?她是不是也像Peter那样化作飞灰。Tony不敢想。
    回地球的路上,Tony脑子里乱糟糟的。悲伤早已被压抑住,他设想了一个又一个计划,但到最后他都是想到Pepper。
    只有在Pepper面前,他不再是拯救世界的钢铁侠,也不再是人生赢家Tony Stark,他只是一个劣迹斑斑,极度缺爱的普通男人,对他而言,Petter就是他的反应堆,维持他心脏的跳动。他不能失去她。Tony Stark不能失去她。
    回到地球时一片混乱。整个社会失去了秩序陷入了瘫痪。Tony 看着仅存的复仇者,悲伤又溢满了心头。
    "Tony!"一声熟悉的叫喊。
    他猛地睁大眼睛,她还活着,上帝保佑,她还活着。
    他们抱在一起,Pepper哭了,这个坚强的女人再三为他留下泪水。"对不起。"他不断重复着这句话,这一刻他丧失了所有的语言功能。
    Pepper挤出一个笑,她替他擦去脸上的泪水,轻轻推开他:"不要哭了,钢铁侠该去拯救世界了!我在这里等你回来。"她努力维持笑脸。
    这一瞬间,Tony只想做Tony Stark,Pepper的Tony Stark。
    但他是钢铁侠。



    后来他又一次拯救了世界,他终于脱下一身战甲,Pepper抱着刚出生的摩根笑着看着他。他突然发现Pepper多了很多皱纹,他又看向镜子,他自己也已是两鬓斑白。
   

错字(空白无差)

    从大唐回日本后,空海越来越喜欢书法。
    空海写得一手好字,特别是草书。 他归国前,去了一次白居易的家里,墙上依旧挂满了纸,但这次上面不再是贵妃,而是他的诗。白居易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然后又倒了一杯。他难得地不说话,空海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一杯接一杯地喝。
    窗外下起了雨,起了风,夹带着泥土与青草的气息。
    "你们和尚真的有感情吗?"白居易突然问。
    "佛家最讲慈悲,无感情如何慈悲?"
    白居易看着他,笑了起来:"对,你说得对,你们爱这世间万物,爱这芸芸众生,但是空海,你们会爱一个人吗?"
    空海不答,这次他的嘴角不再微微上翘。
    "爱与悲悯并非一物。"白居易叹息道,"我曾追寻贵妃倩影多年,自以为早已明白爱为何物,但时至今日才明白,爱是妄念,爱是执迷。"
    "阿弥陀佛"空海轻念佛号。
    "空海你懂爱吗?"白居易再次问道。
    空海却避而不谈,拿起了桌上的笔,蘸了蘸墨说:"乐天,我为你写幅字吧。"
    白居易有些恼了:"我这墙上全是你的字,不需要!"
    空海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摊开纸,写了四句诗。
    白居易耐不住好奇,探头看去: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是他的《赋得古原草送别》。
    一瞬间,离情别绪溢满胸腔,加上酒意,竟感到眼眶发涩,他本就是如此感性。这本是他科举考试时写的应试诗,没想到今时今日应了景。
    写完这四句,空海却没再继续写下去。他提上空海的名字,却连诗的题目都没写,更别说白居易了。他环顾一圈,找到房间里最显眼的地方,把诗贴了上去。
    "空海,你这首诗还没默完呢,后面还有!"白居易一头雾水,连忙阻止道。
    "不,这就是我想写给你的。乐天。"空海看着他,笑着说道。
     "你这和尚。诶,你怎么还错了个字?你这礼物也太敷衍了吧!算了算了,你都贴上了,就这样吧。"
    那是空海写给白居易的最后一幅字 。
    后来他成了名冠日本的大师,他的字也是千金难求,他喜欢写唐诗,尤其是白居易的诗,但他从没送过人 。
    又一次一个信徒问他:"弘法大师,何为爱?"
    他的眼中起了一丝涟漪:"有人曾说过爱是妄念,爱是执迷。但我认为爱是慈悲,我佛慈悲。"
    信徒又问他:"大师你可曾写过错字?"
    "当然写过。"他说。
    信徒大悟道:"原来弘法大师也会写错字,这世间果真没有完美无暇的人。"
    他笑而不言。
    他当然也写过错字,那也是他一生中唯一的错字,他也有妄念,他也有执迷,而这妄念与执迷正如古原上的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注:日本有句谚语,弘法的笔也会出错,意为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弘法即空海。对佛家没有研究,全是瞎扯。